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bet28365365体育在线 >> 信访案例 >> 正文

湖北恩施在全国率先引入外地专业律师顾问团介入信访积案,100件重点信访积案化解55%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新京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1-10

已经上访35年的老上访户刘胜(化名)如今在鹤峰县的养老院和爱人一起居住,安度晚年时光。
已经上访35年的老上访户刘胜(化名)如今在鹤峰县的养老院和爱人一起居住,安度晚年时光。

11月4日10时许,57岁的胡明(化名)坐在湖北省恩施自治州恩施市自己的广告牌匾制作门市房里,一边吸着烟,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制作广告牌匾小样……

此时,84岁的刘胜(化名)正躺在恩施州鹤峰县太平镇农村福利院的双人床上,和自己的爱人一起看着央视的电视节目……

如果不了解他们,很难想象他们曾是老上访户,分别在外面风餐露宿上访了14年和35年。

从2013年起,湖北省恩施州政法委为破解全州100件“老大难”重点信访积案,从外地聘请专业的律师顾问团介入,这些信访积案在律师们的介入下,大多数得到化解。胡明和刘胜的“钉子案”便在其中。

目前,我国湖北、吉林、山东等多省市均采用了律师介入涉诉涉法信访案件的做法,这种做法正在全国推广和实施中。

14年和35年的上访路

2001年1月,胡明以内部改制职工的身份参与竞买公司所属房产。在竞买成功后,他在筹集61100元购房款时,向母亲李芳(化名)借了56000元用于购房。

让胡明没想到的是,同年11月,母亲就房屋产权一事向法院起诉他。最终,经过一审、二审等司法程序,法院最终判决胡明购买的房屋归母亲所有。

法院的判决让胡明一直想不通,最终他走上了上访路,这条路一走就是14年。

和胡明相比,刘胜的上访路更为漫长,上访理由也颇为离奇。

1951年,刘胜还是一名20来岁的小伙子。当年10月11日,他所在的鹤峰县公安局向鹤峰县法院提起公诉,称刘胜解放时同恶霸乡长徐某等反共,组织“民主主义青年反共救国团”,从事反革命活动,最终法院判决刘胜有期徒刑3年,后又被沙洋县法院判管制两年。

刘胜对反革命罪的判决一直不服,持续申诉。经过1965年和1979年的两次申诉,法院仍然维持原判。在走完司法程序后,刘胜走上了长达35年的上访路。

在恩施州综治办副主任滕龙眼中,这两个信访案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的司法程序都已走完,但是当事人都不服。上访成了他们唯一可以指望的途径。

在14年和35年的上访路上,胡明和刘胜曾多次进京、到湖北省和恩施州有关部门,甚至采取了不理智的行为。上访的道路是漫长的,他们有时就随便找个地方裹着棉被入睡。

率先引入律师顾问团化解

2013年,随着信访压力越来越大,恩施州委政法委开创性地引入专业律师顾问团大规模介入信访案件化解矛盾,这在全国是第一家。

湖北省中和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曹亦农是顾问团成员之一。胡明和刘胜的信访案就是由他来接手化解。

曹亦农与胡明、刘胜见的第一面,至今让他印象深刻。

那是2013年的一个下午。他在与胡明聊天过程中,胡明对他非常不信任,觉得他是当地政府的人,是来整他的。曹亦农渐渐发现,胡明的性格甚至有些偏执。看到这种情况,曹亦农并没和他一上来就探讨案情,而是静静倾听胡明独自讲述两个多小时。

胡明也很感意外。以往在他接触的“政府人”中,很少有人能一直听他说这么久。

当时的曹亦农并未察觉,他的这一举动让胡明信了他,觉得他是真心来解决问题的。

与刘胜的第一次见面和胡明相似,这位80多岁的老人和曹亦农讲述自己的经历也有近两个小时。

经过第一次接触,曹亦农感到信访案和已熟手的普通案件有很大的区别,与信访人建立信任是最重要的,只有在信访人信任的情况下,才能和他们聊案情和具体的解决方案。

此后,曹亦农每次从武汉到恩施州去见胡明和刘胜,都会带上一些水果和特产,和他们聊家常,聊案情和解决方案。

曹亦农告诉新京报记者,胡明案件表面上看是一件普通的房产纠纷,实际上是家庭间的矛盾,只有把家庭矛盾先处理好,这个案件才能圆满解决。为此,他先后七八次找胡明和他的母亲、妹妹、妹夫聊。最终,母亲同意房屋产权归胡明,但胡明要赡养自己。

而刘胜案是一起典型的历史原因所致的瑕疵案件。由于当时的法律制度不健全,相关证人均已离世,案件很难复查,如今让刘胜感受政府的温暖,安度晚年才是最重要的。经过与当地政府部门沟通,刘胜和爱人搬离了自己已漏风的农房,到当地福利院养老,政府按照困难户的标准给予补助。从2013年6月曹亦农接手至2014年2月,历经9个月,这件“无头案”终得化解。

从外地请来知名律师

这两件“钉子案”的成功化解让滕龙陷入沉思。在滕龙看来,上访老户在多年上访中,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容易对司法部门产生不信任感,甚至激烈的冲突。司法部门由于案多人少,本就没有足够精力迅速处理信访积案,而随着中央要求涉法涉诉信访不再由信访部门处理,大量涉法涉诉信访积案会大量涌入司法部门,这给司法部门带来空前压力。为此,必须要有一种新的解决方式出现,而律师介入信访案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

恩施州政法委副书记覃力是该做法的决策者之一。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州委政法委决策时,选择什么样的律师介入信访案件是州委政法委讨论的重点问题。

“如果请恩施州当地律师,可能当地律师与司法部门比较熟悉,很可能不会客观公正地化解积案。”最后,州委政法委决定直接从武汉聘请全省知名律师参与其中。

曹亦农所在的中和信律师事务所和吴畏所在的湖北省立丰律师事务所随后进入恩施州委政法委的视线。

“这两个所在湖北省都是知名的律所,律师的专业水平很高,和恩施州司法部门又不熟悉,这是我们最看重的。”

吴畏是立丰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当他第一次听说恩施州想让他们参与化解信访积案时,有些犹豫。在与恩施州政法委第一次见面时,他便提出了条件:律师的独立性必须保证。

让吴畏没想到的是,恩施州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还没等他说完,便提出:一、律师必须独立化解积案,只对法律负责,不能受司法部门左右。二、律师必须拿出足够时间了解案情,对案件公正性负责。三、恩施州政府会报销相关费用,并对律师给予酬劳。

“当时我的想法是,既然大家的想法很一致,就接。”吴畏说。

2013年6月,由中和信律师事务所和立丰律师事务所15名知名律师组成的首批律师顾问团成立后,便迅速投入工作。

两年化解信访积案55%

然而,在他们介入信访积案之初,仍出现了个别司法部门不配合的情况。

吴畏曾去一家基层法院阅卷,遇到法院工作人员不让阅卷的情况。但后来,在州政法委的协调下,很快调阅了全部卷宗。

如今,在吴畏的办公桌上,他参与的信访案件的卷宗有1米多高。

曹亦农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对案件进行细致了解和走访后,律师顾问团要出具法律意见书,由具体的司法部门和行政部门执行。有一件复杂的信访案件,司法部门对法律意见书不太认同,直接向上级部门请示,甚至上报到国家有关部门,最后的结论是:法律意见书是客观的。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恩施州政法委的统计数字显示,恩施州律师顾问团介入涉法涉诉积案化解以来,100件重点信访积案已有41件成功化解,14件依法妥善处置,多年未化解的积案在短短2年内已有55%得到化解。

为了从源头上让老百姓通过法律思维处理纠纷,恩施州已开始引入律师进社区和村开展法律服务。在恩施的社区居委会和村委会,都设置了类似“法律诊所”的机构,每个“法律诊所”有几名律师专门为老百姓提供法律咨询服务,解决老百姓“信访不信法、信领导不信干部”的问题。

2014年,恩施州赴省进京上访同比分别下降32.4%和52%。今年1至4月,重复访、越级访同比下降80%。



Copyright 2014 hgxf.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局长信箱
版权所有:bet28365365体育在线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